目录×
封面1
目录2
第一章3
第二章20
第三章26
第四章30
第五章36
后记54
封底56
搜索
找到页数:
主页
书架
留言
语言
后来
故事里,形形色色的主人公到处串场,
转生却又不见
目录
1章---- 初恋是一个人的兵荒马乱   4-19页
2章---- 生鲜小龙虾的爱情   20-25页
3章---- 小野狗和小蝴蝶   26-29页
5章---- 姐姐   36-53页
4章---- 写在三十三岁生日   30-35页
我们常说,轻易得来的,不会懂得珍惜。

其实不然,轻易得来的,你会害怕失去。
编辑:郑朗
文本摘选:郑朗, 徐未
8y( ̄▽ ̄)"
文本选自:《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张嘉佳
后记   54-55页
第一章:
初恋是一个人的兵荒马乱
      我会承诺很多,实现很少,我们会面对面越走越远,肩并肩悄然失散。你会掉眼泪,每一颗都烫伤我的肌肤。你应该留在家里,把试卷做完,而不是和我一起交了空白纸张,对不起,爱过你
1,
        加班后12点,就去一家很熟悉的酒吧喝酒。酒吧里的女人都被别人摸来摸去,我没有兴趣摸田园犬,田园犬也没有兴趣摸我,就呼啦啦喝了好多。
田园犬说:“你知道八卦游龙掌讲究的是先发制人,后发制于人吗?”
我说:“制你妹,不如制服 诱惑。”
田园犬当场翻脸:“我严肃的时候你也严肃一点儿好不好?”
我心想,八卦游龙掌很严肃吗?靠。
田园犬说:“所以说,在爱情里,一定要先去追求别人。”
我说:“追你妹,太没面子了。”
田园犬说:“一定要先追,因为你先追,顶多一开始丢点儿面子。如果追到了,就说明你研究了她的爱好,迎合她的喜怒,你已经慢慢渗透她的生活,等你厌倦她的时候,她却已经离不开你。因此,在结局里,一般提分
手的,都是先追求的那一个。”
我大惊失色:“太卑鄙了,太强大了,这算什么?”
田园犬喝了一杯:“如果打仗需要《孙子兵法》,那么谈恋爱,需要的就是‘犬子兵法’。”
        透过金黄色的啤酒,我突然发现,每个女人都有了姿色。也许这就是所谓的酒色。
先发制人,后发制于人,慢慢的,当她不放心自己,才把生命托付给你的时候,你已经先发制人,先发离开。
2 ,
        六年级的时候,和班长同桌。当时总是班长拿第一名,我拿第二名,于是她是大队长,我是中队长。
大队长和中队长的最大区别,就在于一般举行仪式的时候,她大声喊:“赖宁,你是我们的骄傲!”而我站她旁边,严肃地行少先队礼,她不喊完,我不能把手放下来。
        因为少先队礼,老子恨死了赖宁。
        有一天,来了个胖胖的班主任。她在上面自我介绍,我们在下面议论纷纷。
班长:“长得真胖。”
我:“这么胖,炖汤一定很好喝。”
班长:“才吃早饭你又饿了?”

我:“这么胖,我一定要得到她。”
        胖胖的班主任宣布了一条最新规则,每天都要睡午觉,谁睡午觉不老实,班长就把他的名字记在本子上。
        从那天开始,我每天都被班长写在本子上。唉,老子真想改名叫作懋罱綮,记我名字的时候,也让她多写几笔。
        她越是记老子名字,老子越是不睡,要是早点儿让老子学会生理卫生知识,就一刀砍断她脸部肌肉,再一刀割断她文胸带子。
        我之所以知道她六年级就戴文胸,是一次她又记我名字,我就抓她辫子,被她逃脱,再抓,抓到一根松紧带,大叫:“哇,这是什么?没事把自己五花大绑干什么?”
结果她号啕大哭。
结果我要喊家长。
        妈妈告诉我,这叫作文胸,男孩子不能随便抓。
        我心想:不是说应该抓好文化,文胸也算是文字辈的,为什么不能抓?
        等我长大后,再一次抓到文胸,悲哀地想,小时候没有抓好文化啊,现在抓文胸都只能抓到A罩杯 ,抓不到D罩杯的。
3 ,
        迎接期末考试,终于不用午睡。班长带了一本课外读物,《小王子》的绘图本。她借给全班人看,我就硬憋着,不问她借。
全班人看完了,她在后面出着黑板报。
我偷偷去:“借给我看看好不好?”
班长:“不借。”
我:“你借我看,我送你文胸。”
班长咬住嘴唇,不理我了。
我恼羞成怒,暗想,这又哪儿触犯你了!
        在期末考试前,胖胖班主任给大家算总账,所有被记名字的都要在水泥地上打手背。
        一个一个被点名,我都做好从早上打到晚上的准备,结果始终没有叫到我。我心想,这个胖子,难道真的被我得到了?
        期末考试后,就毕业了。
毕业当天,班长送我一个包皮裹,里面有两样东西。
一是那本《小王子》绘图本。
一是那个记名册。
        我打开记名册,发现密密麻麻的记录里,每一天,都有一个名字被圆珠笔涂成一个蓝块。送我这个东西干什么?我莫名其妙。
        直到初中,我的智商终于提升到一百之后,有天我才突然明白,那每一天的记录里,


        蓝块下一定是我的名字!
        在她交 本子之前,把我的名字都涂成了蓝块。
        我冲回家,翻箱倒柜,找到了那个记名册,在最后一页找到了电话号码。
        可是我打那个电话号码时,班长已经搬家了。谁也不知道班长搬到了哪里。
        于是在我的记忆里,班长永远成为了一个美人。
更重要的是,这把我初恋的年龄,从六年级一下子提升到了大一。
        叹气,这跨度也太大了吧。

我发现一个重要的讯息,女孩想我的时候,都是在打电话的时候哭。妈妈想我的时候,都是挂了电话后哭。
再后来,我发现很要好的朋友喜欢姜微。
于是我问姜微借了一千五百块。
我把这十五张一百块压在枕头底下。
没有钱去吃饭的时候,不碰它。
没有钱去网吧的时候,不碰它。
就连姜微打电话说,没有钱交 学费的时候,我都没有还给她。
嗯,结果朋友帮她交 了。
五年之后,他们结婚了。
我送了一千五百块的红包皮。
这个红包皮里的十五张一百块,都被枕头压得平整,没有一丝褶皱。
我终于还掉了这十五张一百块,留下了一张绿色的口香糖的包皮装纸。
这张绿色的口香糖包皮装纸,也被枕头压得平整,没有一丝褶皱。
4 ,
        大一的时候,女孩子姜微从外地来找我。她先给我一条绿箭口香糖。
我:“这是什么?”
姜微:“口香糖。”
我:“顶饱吗?”
姜微:“你没有东西吃的时候,打电话给我好不好?”
我:“没有钱吃东西,老子还有钱打电话?”
姜微:“那这张电话卡你拿着。”
我:“都没有东西吃了,我还要卡干什么?”
姜微:“那这张银行卡你拿着。”
我突然泪水掉了下来,去你大爷的电话卡,去你大爷的银行卡,老子饿。后来我和姜微打了半年电话。

5 ,
        上高三的时候,我没寄宿,住在学校教师楼边上的一栋两层小土房里。楼上住的是我,楼下住的是退休老校长。
永远有电,永远有水,通宵看武侠书从来不用手电筒,想回就回,想走就走,那呐喊奔放的生活!
你读高三的日子,有我快活吗?现在回想,都快活得想翻空心跟头呢。
班主任是个孤独而暴躁的老女人。我经常因为她的孤独,而被喊过去谈心,因为她的暴躁,而在谈完之后被怒骂。
悲愤之下,我索性破罐子破摔。早操不出,早读不去,心情一旦不好,连早课都不上。
这叫什么?
魄力。

女生:“别人不想告诉你,不要算了。”
我:“不想告诉我?那就是不用我还了吧?”
女生:“送你的为什么要还?”
我:“哈哈哈哈,别人真好。”
女生走了,我一边吃着麻团 和豆浆,一边心想,别人太穷了,早饭送这个。
我班有朵校花,爆炸美丽,爆炸智慧,学习 成绩永远是年级第一。
我的愿望是用法律制裁校花同学,槍毙,或者帮我考试,以上二选一。
同桌的愿望是用法律制裁门卫,这样可以半夜偷偷溜到录像厅看片子,看到一半喊老板换片!
几年后,同桌被法律制裁了,他在承德当包皮工头,偷税漏税拖欠工资,被判入狱三年。
当年我就知道这个同桌并非等闲之辈。一天约了我去城里打游戏,他居然还带了一个猪头妹。
打到半夜,他问我借钥匙,说要和猪头妹住过去。
我还要打街霸,用钥匙和他换了十几个铜板。
第二天大早就出了状况,他们出房间时被楼下退休的老校长看见了。
幸好天色不好,老校长没有认出女生是谁,不然和猪头妹同居 ,太掉价了。

6,
        一天大清早,有人敲门。我开门,是个女生,还拎了个塑料袋子。
我心想,妓女生意怎么做到高中生这里来了?
女生:“你没吃早饭吧?”
我:“不吃,滚。”
女生:“这么粗鲁干什么?”
女生:“是别人托我带给你的。”
我:“别人是什么人?”
无奈天色不好,老校长也没有认出男生是谁,我房间出来的肯定是我,太委屈了。
班主任开始找我谈话,脸色凝重。
教导主任开始找我谈话,脸色凝重。
副校长开始找我谈话,脸色凝重。
我正在绝望地等校长找我谈话,接着锒铛入狱,我是个流氓 啊流氓 !一个还没有摸过女生小手的流氓 ,哭跪。
突然校长就不找我了,老师们谁也不提这事了,突然就烟消云散。
我好奇得三天没睡着觉。
某消息灵通人士私下和我说:“想知道为什么吗?”
我:“想。”
消息人士:“十个铜板。”
我:“好。”
消息人士:“你知道校花同学吧。”
我:“废话。”
消息人士:“是她跑到校长那边去,说那晚住在你房间的是她。”
我大惊:“这不玷污我的名声吗!”
消息人士:“滚,校花同学是咱们学校高考状元的唯一希望,是考取重点大学的唯一希望,哪个老师会碰她?她这么一说,自然就不追究你,事情就过去了啊。”
校花同学不但爆炸美丽,爆炸智慧,还爆炸伟大。

7 ,
        但我后来没想到,校花同学不比我们江湖中人,她是施恩图报的。
从此,在校花同学的要挟下,我参加早操,参加早读,参加早课。
但校花同学后来也没想到这么做的弊端。
校花同学:“张嘉佳,我们一起报考南浦大学吧?”我大惊失色:
“南浦大学?你以为我是校草?名牌大学,那他妈的是人上的吗?”
“啪。”我的左脸被抽肿。
校花同学:“我们一起报考南浦大学吧?”
我:“你给我一百块我就填。”
校花同学:“给你一块。”
我:“一块?你怎么穷得像小白?”
校花同学:“小白是谁?”
我:“我家养的土狗,我在它脖子上挂了个一块的硬币。”
“啪。”我的右脸被抽肿。
结果两个人都填了南浦大学。
结果我考上了,她没考上。
她服从第二志愿,去了天津。
在爆炸伟大面前,未成年同居 就像天上的浮云一样。
姜微:“那这张银行卡你拿着。”
我心想,姜微就是比校花同学富裕啊。
于是我问她借了一千五百块。
我把这十五张一百块压在枕头底下。
没有钱去吃饭的时候,不碰它。
没有钱去网吧的时候,不碰它。
姜微没有钱交 学费的时候,我都没有还给她。
终于,姜微不理我了。她喜欢我的一个朋友,他们很合适,他们一样……他们一样有钱。
我始终没有去天津,因为……要去也是校花同学来南京对不对?
8,
        天津为什么不是江 苏城市,搞得电话全是跨省长途,一个学期下来,抽屉里一沓电话卡。
我消耗电话卡的岁月里,出现了姜微。
我很少接姜微电话,就算自己在宿舍,也要舍友说我不在。
因为我要等校花同学的电话。校花同学打来占线的话,还要解释半天。
可是校花同学突然再也不打电话给我了。
打过去,她也永远不在。
我等了一个星期。难道她死了?他妈的,一想到她死了,我就难过得吃不下饭,我真善良。
我等了一个月。就算死了也该投胎了吧?一想到她投胎了,我就寂寞得睡不着觉,我真纯朴。
我等了三个月。我想去天津。
这时候,姜微从外地来找我。
她先给我一条绿箭口香糖。
我:“这是什么?”
姜微:“口香糖。”
我:“顶饱吗?”
姜微:“你没有东西吃的时候,打电话给我好不好?”
我:“没有钱吃东西,老子还有钱打电话?”
姜微:“那这张电话卡你拿着。”
我:“都没有东西吃了,我还要卡干什么?”


9 ,
        学期末,熟悉的声音。
校花同学:“你还好吗?”
我:“你好久不打电话给我了。”
校花同学:“呵呵,没有钱买电话卡。”
我:“太穷了吧你,我有钱我分你一点儿。”
校花同学:“不要分钱了,张嘉佳,我们分手吧。”
我:“……还是分钱好了。”
校花同学:“我说真的,张嘉佳,我们分手吧。”
我:“……我要分钱。”
校花同学:“张嘉佳,记得照顾好自己。”
我:“……分钱分钱。”

校花同学:“不要哭了,记得有一天,我托人给你送早饭吗?我现在还不知道你吃了没有呢。”
我:“……我吃了。”
校花同学:“张嘉佳,记得吃早饭。对了,如果再让你报考一次,你会选什么大学?”
我心想,我什么地方也不选,我找个村姑,在那二层小土楼,洞房种田浇粪,这辈子都不用买电话卡。
“张嘉佳,分手以后,你再也不要打电话给我了。”
电话就这么挂了。
挂的时候,我已经忘记哭了,但是我好像听到她哭了。

照片前还点着几根香。我抽烟,她抽香,还一抽好几根。
看她这么风光,可是我很难过。
我知道这笔记本里写着,她给谁送了早饭,她为谁背了黑锅,她要怎么样骗一个笨蛋分手,她真是个斤斤计较、施恩图报的小人。
笔记里还夹着病历卡。
我想,应该感谢它,不然我还要消耗电话卡。
我想,应该痛恨它,否则我不会这么难过。
每次我会和她妈妈一起,吃一顿饭。
每次我和她妈妈吃饭,都说很多很多事情,说得很开心,笑得前仰后合。
每次我在她家,不会掉一滴眼泪,但是一出门,就再也忍不住,蹲在马路边上,哭很久很久。
如果我是这样,我想,那她妈妈也一定等我出门,才会哭出声来吧。
10,
        五年之后,听到姜微和我朋友结婚的消息。我送了一千五百块的红包皮。这个红包皮里的十五张一百块,都被枕头压得平整,没有一丝褶皱。
我终于还掉了这十五张一百块,留下了一张绿色的口香糖的包皮装纸。
这张绿色的口香糖包皮装纸,也被枕头压得平整,没有一丝褶皱。
而在这五年里,我去过校花同学的家里三次。她的照片一直摆在客厅靠左的桌子上。
照片边上有本笔记,有一盆花和一些水果。
11,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继续没有早饭吃。没有早饭吃的时候,我就想起一个女生。
女生:“是别人托我带给你的。”
我:“别人是什么人?”
女生:“别人不想告诉你,不要算了。”
我:“不想告诉我?那就是不用我还了吧?”
女生:“送你的为什么要还?”
我:“哈哈哈哈,别人真好。”
我一边吃着麻团 和豆浆,一边心想,别人太穷了,早饭送这个。
送早饭的时候,校花同学和别人一样穷。
考大学的时候,校花同学和小白一样穷。
打电话的时候,校花同学和我一样穷。
听到收音机里放歌,叫《一生所爱》。
我没有抽一口,烟灰却全掉在了裤子上。
我没有哭一声,眼泪却全落在了衣服上。
电视机里有人在说,奇怪,那人好像一条狗耶。
狗什么狗,你见过狗吃麻团 喝豆浆的吗?
抽屉里一沓电话卡,眼泪全打在卡上,我心想:狗什么狗,你见过狗用掉这么多电话卡的吗?
“张嘉佳,你想我吗?”
“……分钱分钱。”
“不要哭了,记得有一天,我托人给你送早饭吗?

我现在还不知道你吃了没有呢。”
“……我吃了。”
“张嘉佳,记得吃早饭。对了,如果再让你报考一次,你会选什么大学?”
我心想,我什么地方也不选,我找个村姑,在那二层小土楼,洞房种田浇粪,这辈子都不用买电话卡。
       我会承诺很多,实现很少,我们会面对面越走越远,肩并肩悄然失散。你会掉眼泪,每一颗都烫伤我的肌肤。
       你应该留在家里,把试卷做完,而不是和我一起交了空白纸张,对不起,爱过你
/ 初恋: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
        有没有想过,为什么虾子死了,再放锅里烧,味道就没那么好?
因为活着的虾子,当被丢进爆油的锅里,它痛啊,浑身缩紧,大叫:“我X,疼死爹啦!”然后虾子扭动,伸展,蜷缩,抱成一团 死去,肉质紧致,QQ弹弹。
反过来,死掉的虾子丢进锅里,它没知觉没反应,四仰八叉一躺,肉越烧越松散。
将死的虾子也不行,奄奄一息,弱弱地吐出一句话:“哎哟哟疼的。”就挂了。
当年跑到松花江 吃鱼,那个鲜美滑嫩,赞的。
一样的道理,这些傻鱼从小在冰冷的江 水里长大,又没有棉毛裤穿,冷得瑟瑟发抖。它们每天疯狂地游泳取暖,打着寒战,一路暴喊:
“狗东西你冻死大爷了啊!”
        就这样,缩着身体发育,脂肪又紧又肥,好吃到战栗。
澳龙的肉比小龙虾还要紧密弹牙。因为它们活在海里,水压很厉害,天天被压得透不过气,走两步还要喊三声:“嘿哟嘿!”就像码头的纤夫,身体紧绷。压着压着,肉就绵密厚实,一咬“呱嗒呱嗒”的。
       所以小龙虾要好吃的话,去馆子不行,要自己冲到物流市场,那里是各省刚运回来的货,才落地。
打开箱子,里头的小龙虾昂首挺胸,跳着桑巴,还瞪个眼睛,斜着瞟你。看到它这个鸟样子,你还不干它吗!赶紧买回去洗洗涮涮下油锅。
我是跟一个年长的朋友聊这些。
他端着酒杯,叹口气,说:“这是不是跟感情一样?有了艰难的岁月,才可以造就甜美。共苦过,同甘尤其绚烂。”
       我一愣:“他娘的,不知道啊。”他说:“我有了女儿之后,突然发现自己好想把一切拥有的东西都给她。她是意外的产物,出生在计划之外。可当她来到这个世界,我豁然找到新的意义。这么说吧,我最着急的事情,是每天都想还有什么可以给她,让她开心让她满足。我恨不得把自己的命都给她。”
他喝了口酒,说:“不夸张,我很真诚,我真的很想把自己的命都送给女儿。”
我呆了一下,问:“那你的太太呢?”
他沉默,开口:“我的命已经给女儿了,所以,就这样。”

第二章:
生鲜小龙虾的爱情

我们常说,轻易得来的,不会懂得珍惜。
其实不然,轻易得来的,你会害怕失去。
因为自己挣来的,更可贵的是你获得它的能力。而从他人处攫来的,你会恐惧失去,一心想要牢牢把握在手中。
       我说:“我换个理解,吃货也能吃出道理来的。比如吧,现在女生动不动就想找一个男人,一个房子车子工作全部落实完毕的男人,物质生活已经接近完善的男人。可是这种现成的经济条件,就好比一锅死虾子,它们没有经受过苦难,直接软趴趴煎好盛在你碗里。它们虽然表皮明亮,然而肉质疏松,气味难闻,吃着吃着就哭了,第二天还会拉肚子。”
       朋友说:“嗯,我的太太就这样。我在想,比如吧,两个人共同还贷,迎来的房屋,你打开门的刹那,才会满心欢喜,充满感激与珍惜地去打造这个家。”
其实我明白,他们相逢后,女生一门心思抓住这个尚算富裕的男人,通过各种手段,两人结合了。
        三年前,朋友一家三口,和项目投资人一家,共同去泰国旅行。
他给太太在免税店买了一堆奢侈品,太太一高兴,同意集体去观看人妖表演。
表演结束后,人妖排成一长队,欢送客人。朋友非常兴奋,对着其中最美的一个人妖飞吻,打招呼,大叫“我爱你”。
太太翻脸了。
她说:“你什么意思?”
朋友说:“我能有什么意思,我能干什么?”
她说:“你这样我心里不舒服。”
朋友说:“好吧,那我们走吧。”
她说:“你是不是觉得这个人妖比我漂亮?”

       朋友看看投资人一家,觉得面子上挂不住,下意识地调侃着消除尴尬,打了个哈哈说:“人妖当然漂亮了,不然怎么出来混。”
太太喊:“你不是说这辈子只会觉得我漂亮吗?”
大家无语,朋友说:“走吧走吧。”
我们常说,轻易得来的,不会懂得珍惜。
其实不然,轻易得来的,你会害怕失去。
因为自己挣来的,更可贵的是你获得它的能力。而从他人处攫来的,你会恐惧失去,一心想要牢牢把握在手中。
       朋友的太太,无比害怕失去他的心。
回到宾馆,朋友跟项目投资人在房间喝酒,两个男人打开笔记本,搜索那个最美的人妖资料,指着屏幕赞叹,是他妈的美。
       太太进来,脸都绿了,砸了笔记本,转身就走。
朋友跟投资人道歉,打太太电话关机,冲出去寻她。
两个人都忘记了四岁的女儿。
小姑娘自己从开着的房门哒哒哒跑出来,一头扎进车流汹涌的街道,然后被一辆三轮车剐到。
没有生命危险,脑震荡,从此左耳失聪。
        三年后,朋友坐在这家酒吧里,听我胡说八道吃货的道理。
他说如果可以,想把自己的命给女儿。说的时候,女儿正沉沉入睡,醒来后只有右耳能听见这个世界的旋律。
      
        说的时候,他哭得一塌糊涂,包皮里装着离婚协议书。
        我们都知道,风雨之后,才能见彩虹。
        但我们都希望,最好能直接坐在彩虹里,他人已经为你布置好绚丽的世界。
        可惜别人为你布置的景致,他随时都可以撤走。
所以,虾子要吃活着烧的,痛出来的鲜美,才足够颠倒众生。
       我们常说,轻易得来的,不会懂得珍惜。
其实不然,轻易得来的,你会害怕失去。
       因为自己挣来的,更可贵的是你获得它的能力。而从他人处攫来的,你会恐惧失去,一心想要牢牢把握在手中。
/ 表白:我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 /
        从前有一条小野狗,他孤单单地生活在角落里。
偶尔看见蝴蝶飞过去,心里没有死掉的部分,会颤抖一下。那双翅膀上的花纹映入他的眼帘,刚要铭刻到灵魂的时候,就飞呀飞的,飞走了。
        小野狗匍匐在泥水里,头上有树荫,下雨天冷冰冰的,打在身上像被痛打了一顿。他只能舔舔自己,太陽出来,就缩到洞里,然后胡 乱探出脑袋,跟大家打招呼。大家笑成一团 ,都说,小野狗真脏。
蝴蝶飘到他头顶,说:“陪我玩儿吧。”小野狗呆呆地看着她,说:“我飞不起来。”
蝴蝶说:“没事没事,我陪你飞我陪你飞,你试试看。”
小野狗大喊一声:“嗨哟!”一跳三尺高,空中停留不住,“扑通”掉到地面上,摔断了几根肋骨。
好多狗狂奔过去,嚷嚷着:“找骨头去,找骨头去,跑慢了没得吃。”
小野狗小心翼翼地对蝴蝶说:“我先去找点儿骨头,饿死可不是玩的。”
蝴蝶说:“好,你跑快点儿,抢到了骨头,我帮你搬,这样比别人抢得多点儿。”

        小野狗努力点点头,瘸着腿一阵跑。跑的时候腿很痛,但很开心,所以他一边跑一边唱歌。
        没跑多久,天忽然刮风,忽然打雷。小野狗心想:真可怕,骨头还没抢到,我要死在荒野里了。
蝴蝶在他耳边飞翔,说:“加油加油,我们去抢骨头。”
小野狗又痛又难过,脸上开心地笑,说:“好啊,蝴蝶,以后咱们都一起去抢骨头。”
又跑了一会儿,小野狗摔进了大泥坑,污水哗啦啦灌,转眼就淹到了他的脖子。
小野狗来不及哭,只是奋力抬头看蝴蝶,然后拼命跳。他跳着跳着,却不会飞,怎么都跳不出去。他怕蝴蝶着急,就笑着喊:“我出来了,我快出来了!”
        因为跳得太剧烈、太频繁,所以他的声音听起来很可笑。
        蝴蝶收起翅膀,驻足在泥坑边。她很认真地盯着丑陋的小野狗,看了好一阵,说:“我们以后真的一起抢骨头吗?”
        小野狗用力点点头。他傻傻咧着嘴笑,眼泪一滴滴从心里流出来,从记忆深处漫上来,浮到最快乐的空间,结果笑容也是咸的。
蝴蝶拽着他的耳朵,扑棱着翅膀,全力拉呀拉。
雨还是在下,蝴蝶的翅膀湿了。
        小野狗看得心疼,猛地一扑,爪子趴在坑沿上。
笨笨的小野狗叫:“我们抢骨头去,我们抢骨头去!”
第三章:
小野狗和小蝴蝶

在一切最好的时光里,都闪烁着我们所有人的影子。
蝴蝶松开了他。
世界一丝一丝地失去颜色。
蝴蝶说:“我的翅膀很久以前就破碎了,只要能救你,再碎一次也没关系。”
小野狗说:“抢骨头去抢骨头去。”
其实他在想,就算不要骨头,也不能让蝴蝶的翅膀碎掉。
蝴蝶说:“你将来一定会有很多很多的骨头,到那时候,你就不是小野狗了。真希望早点儿看到那一天啊。”
小野狗说:“抢骨头去抢骨头去。”
其实他在想,一起抢骨头。这句话,我爱的不是宾语,而是状语。我爱的不是骨头,而是一起。
        巨大的雨点扑了下来。蝴蝶蓦地飞起,盘旋几圈,离开了。离开的刹那,她的眼泪掉了下来。
        从漫天的雨点里,小野狗清晰地分辨出,哪一滴才是她的眼泪。眼泪掉在它受伤的肋骨,“吱啦吱啦”地烫人。小野狗默不作声,终于爬出了坑。他也不抖去所有的水,就挪回了原来的地方。
        原来的地方,没有蝴蝶在飞。小野狗也不会飞。
        小野狗不抖去所有的水,因为身上还有那滴眼泪。
因此他全身冷透,却动也不动。小野狗想,蝴蝶,小野狗不但想你,也想和你一起去抢骨头,无论抢不抢得到,都要在一起。
        他没有蝴蝶,只有蝴蝶的一滴眼泪。        
        回忆不能抹去,只好慢慢堆积。岁月带你走上牌桌,偏偏赌注是自己。
        你燃烧,我陪你焚成灰烬。你熄灭,我陪你低落尘 埃。你出生,我陪你徒步人海。你沉默,我陪你一言不发。你欢笑,我陪你山呼海啸。
        你衰老,我陪你满目疮痍。你逃避,我陪你隐入夜晚。你离开,我只能等待。
        没有很好的机会跟你说一声“再见”,以后再也见不到你。比幸福更悲伤,比相聚更遥远,比坚强更脆弱,比离开更安静。
        终将有一天,我要背上行囊登船了。不是那艘钢铁巨兽,只是一叶很小的竹筏。我会努力扎起薄弱的帆,希望你能看见一点遥远的白色。
        或许在深邃的宇宙中,偶尔你能注视一眼。
        那就会让我知道,你安全地降落在另一片土地上,欢歌笑语,我们已经记不起什么叫作惆怅。
        在一切最好的时光里,都闪烁着我们所有人的影子。
/ 执着:一路陪你笑着逃亡 /
        我有个朋友陈末,脾气很糟糕,蠢得无药可救,一天掉过三次家门钥匙。他索性把备用钥匙放在对面有点儿交 情的邻居家,每天兴高采烈地出门去。
他出差回来,下午高温 三十七摄氏度,喘着粗气汗流浃背地走进家门:里头满满当当坐满十几号人。三台空调全开,三台电视全开,三台电脑全开,小孩子裹着被子吃冰激凌,老头儿老太穿着毛衣打麻将。
        邻居太太正在推窗说:“透透气,中和一下冷气。”邻居看见陈末迈进门,脸色刷白,一边骂太太,一边扯小孩,一边笑着打招呼:“那啥,太热了,我家空调漏水……”
        第二天,陈末装了指纹锁,再也不用带钥匙。
        既然老是丢钥匙,怎么都改不过来,那就一定有不需要带钥匙的办法。
        陈末是三十二岁离婚的。他想,幸福丢掉了。每天靠伏特加度过,三个月胖了二十斤,没有告诉任何人。朋友们也不敢问,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陪他坐在
酒吧里,插科打诨说着一切无聊的话题,看夜晚渗透到眼神。
        免不了难过。
        难过是因为舍不得。舍不得就不愿意倾诉,连一句安慰都不想听到。身处喧嚣,皮肤以内是沉默的。
既然老是难过,怎么都快乐不起来,那就一定有不恐惧难过的办法。
        喝了好几天,他发现卡里怎么还有钱。想了想,我是三十二岁的男人,到了今天钱如果一个人花的话,是很难花完的。可以坐头等舱了,可以买衣服不看价钱了,可以随意安排时间了,可以没事住酒店尿床 也不用洗了,可以把隔壁那桌姑娘的账单一起付了。
        他背上包皮裹,开始中断了好几年的旅行。三十二到三十三岁,机票和火车票加起来一共三百张。
难过的时候,去哪里天空都挂着泪水。
        在越南的一座小寺庙,陈末认识了胸口挂着5D2(一款相机的型号)的老王。老王住在河内的一家小客舍已经四十几天,每天胡 乱游荡。他说以前在这里度的蜜月,后来离婚了,他重新来这里不是为了纪念,是要等一个开酒吧的法国佬。
        当初他带着太太,去法国佬酒吧,结果法国佬喝多了,用法语说他是亚洲标准丑男。他懂法语,听见了就想动手,被太太一把拽住,说别人讲什么没关系,我喜欢你就可以了。

第四章:
写在三十三岁生日

        故事开头总是这样,适逢其会,猝不及防。故事的结局总是这样,花开两朵,天各一方。
        经历绝望的事情多了,反而看出了希望。
        两年后离婚了,他痛苦万分,走不出来,来到河内这条街,心里一个愿望非常强烈,要跟那个法国佬打一架。
        但他尝试几次,都没有勇气,一拖拖了两个月。
        陈末跟老王大醉一场,埋伏在酒吧外头,等客人散尽已经是凌晨,法国佬跌跌撞撞地出门。陈末和老王互相看一眼,发一声喊,冲上去跟法国佬缠斗。
        几个老外在旁边呐喊加油,三个人都鼻青脸肿,打到十几回合,只能滚在地上你揪揪我裤子,我捶捶你屁股,也没人报警。
        法国佬气喘吁吁地说了几句,在地上跟老王握了握手,艰难地爬起来,和围观的老外嘻嘻哈哈地走了。
        陈末问老王:“那狗逼说啥子?”
        老王奄奄一息,说:“他记得我,他认为我现在变帅了,但总体而言还是属于丑的,为了表示同情,去他酒吧喝酒打折。”
陈末说:“他大爷的。”老王看着太陽从电线杆露出头,一边哭一边笑,说:“我可以回国了。”
陈末说:“回国干吗呢?”
老王说:“我想过了,去他妈的总监助理,老子要卖掉房子,接上父母,一起回江 西买个平房,住到他们魂牵梦萦的老家去。我就是喜欢摄影,老子现在拍拍照就能养活自己,我为什么要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我今年三十六,离过婚,父母过得很好,我为什么还要做自己不

喜欢的事情?”
老王说:“我爱过她,就是永远爱过她。以后我会爱上别人,但我的世界会更加完整,可以住得下另外一个人。”
        我们曾经都有些梦想居住的地方。比如,在依旧有炊烟的村庄,山水亮丽得如同梦里的笑容,每条小路清秀得像一句诗歌。或者在矮檐翘瓦的小镇,清早老人拆下木门,傍晚河水倒映着灯笼。或者在海边架起的小木屋,白天浩瀚的蔚蓝,晚上欢腾的篝火,在柔滑的沙滩发呆。或者在陽光跳跃的草原,躺下自己就是一片湖。
陈末喝醉时,写过两句话:故事开头总是这样,适逢其会,猝不及防。故事的结局总是这样,花开两朵,天各一方。
        原本你是想去找一个人的影子,在歌曲的间奏里,在无限的广阔里,在四季的缝隙里,在城市的黄昏里。结果脚印越来越远,河岸越来越近,然后看到,那些时刻在记忆中闪烁的影子,其实是自己的。
        与其怀念,不如向往,与其向往,不如该放就放去远方。
        难过的时候,去哪里天空都挂着泪水。后来发现,因为这样,所以天空格外明亮。明亮到可以看见自己。
        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上帝会让你付出代价。

照顾好自己,爱自己才能爱好别人。如果你压抑,痛苦,忧伤,不自由 ,又怎么可能在心里腾出温 暖的房间,让重要的人住在里面。如果一颗心千疮百孔,住在里面的人就会被雨水打湿。
你千辛万苦地改变,觉得要去适应这个世界。因为怜悯自己偷偷留下的一小部分,在抵达美丽的地方后发现,那一部分终于重新生长。生长到热烈而宁静,毫无恐惧。
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上帝会让你付出代价,但最后,这个完整的自己,就是上帝还给你的利息。
在空闲的时候,我和大家说睡前故事,从来不想告诉你解决问题的办法,只是告诉你活着会有这些问题。
而这些问题,我们都会找到解决的办法,每个人都不同,所以不需要别人的教导。只需要时间,它像永不停歇的浪潮,在你不经意的一天,把你推上豁然开朗的海阔天空。
陈末就是我自己。因为沉默。
因为我执意,因为我舍不得,因为看到太多绝望,所以反而看出了希望。
哪怕花开两朵,也总要天各一方,感谢三十二岁男人失去的世界,才有三十三岁男人看见的世界。
写在三十三岁生日。并祝自己生日快乐。
        故事开头总是这样,适逢其会,猝不及防。故事的结局总是这样,花开两朵,天各一方。
        经历绝望的事情多了,反而看出了希望。
/ 怀念:青春里没有返程的旅行 /
1 ,
        到了大学,才发现世界上居然有超过五百块的衣服。大学毕业,才发现世界上居然有标牌子的内裤。
我在初中的时候,自己偷偷买了条二十块的短裤,结果被全家人“双规”。
        曾经以为,真维斯什么的就是名牌啊,非常牛逼。突然逛街发现阿迪、耐克,大惊失色:这是金丝做的吗?
从那天开始,抢劫杀人放火的念头,我每天都有的。
一切敌不过时光。
工作之后,始终坚持认为,女人,就应该有好的化妆品,好的服饰,花再多的钱也应该。
因此我依旧穿不超过五百块的衣服、没有牌子的内裤,希望能赚到钱给女人买最好的化妆品,最好的服饰。
后来发现,女人找得到好化妆品,找得到好衣服,就是找不到好男人。
而我赚了钱也没人可以花。
赚到钱了,就慢慢开始不是好男人。
好男人,大多买不起最好的化妆品,最好的服饰。

朋友看不起身边的女人,挑三拣四。
我说:“你又不是一条好狗,凭什么要吃一块好肉?”
朋友:“男人不是狗,女人也不是肉。”
我说:“女人的确不是肉,但你真的是一条狗。”
朋友:“为什么?”
我说:“我怎么知道,我随便侮辱你。”
后来朋友结婚了。
我送Gucci(意大利时装品牌)给弟妹。
Gucci属于弟妹,那满陽台晾晒的衣服、裤子、毛巾、床 单、拖把,也属于弟妹。
我和朋友说:“以后弟妹要什么,尽量买给她。就算她不要,偷偷买给她。”
朋友问:“为什么?”
我说:“因为你的陽台晒满衣服、裤子、毛巾、床 单、拖把。她消耗在陽台上的每一分钟青春,你都要补偿给她。”
朋友半年后离婚。喝醉后,他趴在桌上嘀咕:“怎么就离婚了?”
我说:“有结才有离,谁让你结的?”
朋友:“是不是以前我们都搞错了?”
我说:“嗯,应该是。”
男人不是狗,女人也不是肉。
生活除了Gucci,以及满陽台的衣服、裤子、毛巾、床 单、拖把,还有另外重要的东西。

第五章:
姐姐

        四季总是有一次凋零。结果无数次凋零。
        相爱总是有一次分离。结果无数次分离。
2,
在电视栏目工作的时候,有个女编导。
我问她:“男人有一千万,给你一百万。或者男人有十万,给你十万,哪个更重要?”
女编导说:“一百万。”
我说:“难道全部还不如十分之一?”
女编导点头。
第二天,女编导突然急忙来找我,说:“我昨天想了一夜 ,觉得十万重要。”
我好奇:“你真的想了一夜 ?”
她点头:“嗯。”
如果你真的想了一夜 ,说明你有太多的心事。
既然你有心事,又何必再去想这个问题。
无论一百万还是十万,不如自己挣来的一万。
有一百万,你就是一块肉。
有十万,你就吃不到肉。
有一万,你就不用再去想一夜 。
姐姐:“……热情奔放,活泼开朗。”
我:“姐姐你真婬荡。”
“啪。”我的左脸被抽肿。
我:“姐姐,什么叫下贱?”
姐姐:“……就是谦恭有礼,勤劳节约。”
我:“姐姐你真下贱。”
“啪。”我的右脸被抽肿。
我:“姐姐,什么叫爱情?”
姐姐:“……就是婬荡加下贱。”
我:“姐姐你一点儿也不爱情。”
过了半天,姐姐“嗯”了一声。
过了十年,我才明白,为什么泪水突然在她的眼眶里打转。
3,
有关男女的问题,很小的时候,我问过姐姐。
我:“姐姐,什么叫婬荡?”

4,
十年之后。
我坐在写字桌前,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精神恍惚,脑海空白,痛到不能呼吸。
姐姐过来,鼓励我:“小伙子把胸膛挺起来。”
我:“我们都没有胸,挺个屁。”
姐姐出奇地没有愤怒,一甩头发说:“帮我下碗面条去,人一忙就没空胡 思乱想。”
我垂头丧气:“吃什么面,用舌头舔舔牙床 好了。”
“啪啪。”我被连抽两个耳光。

什么东西?
好多啊。比如斗地主、扎金花、吃消夜什么的。
“好了好了,我去下面我去下面。”
忙活一会儿,把面递给她。姐姐笑嘻嘻地端着面,看着我。她吃了几口,突然回到自己房间。
三年之后,我看到她的日记。
“弟弟下的面里,连盐都没有加,我想,如果不是非常非常难过,也就不会做出这么难吃的面。我也很难过。”
我突然嘴角有点儿咸。
我想,如果这滴眼泪穿过时光,回到三年前,回到那个碗里,姐姐一定不觉得面很淡,那么她就不会难过。
我们一看……是老妈。
老妈一边追一边喊:“抓小偷啊!”
两个人拼死抓住了老妈,没抓到小偷……回家之后,一人赔给老妈五百块。
第二天醒来,姐姐在枕头底下发现了五百块。
我在枕头底下发现了五百块,闹钟底下发现了五百块。
我一直搞不清楚,为什么放走一个小偷,我凭空赚了五百块。
等到学会四则混合运算之后,我终于计算明白。
很久之后,我想,如果我还有机会把五百块放回姐姐枕头底下,那么即使小偷手里有刀,我也会冲上去的。
嗯,是这样。
5 ,
“抓小偷啊!”街头传来凄厉的尖叫。
我跟姐姐互相推诿。
“弟弟你上!你懂不懂五讲四美?”
“姐姐你上!你懂不懂三从四德?”
“推脱什么,抓小偷不是请客吃饭,上!”
“好,上!”
两个人迅速往前冲。冲到一半,我往左边路口拐,姐姐往右边路口拐。两个人躲在巷子口大眼瞪小眼。小偷从两人之间狂奔而过。
呼,差点儿被撞到。两个人同时拍拍胸口。
这时紧跟小偷后面,狂奔过去另一个人。

6,
小时候家里只有一辆自行车。28吋大杠永久。
爸爸说生日那天给我骑。
我仰天大笑:“哈哈哈哈,爸爸你终于不爱姐姐只爱我了。”
爸爸说:“你姐姐早就骑过了。”
过了几年,姐姐有了一辆自行车。每天上学都是她骑车带我。
我:“姐姐我骑车带你吧。”
姐姐:“滚。”


我:“妈的,老子力气太多了用不完。”
姐姐:“滚。”
得到这样的回复,我很生气,就在车子后面滚来滚去。
“啊!”“砰!”两个人从小桥上摔下去了。
姐姐:“呜呜呜呜,我以后再也不带你了。”
我:“呜呜呜呜,你骑车水平跟阿黄一样。”
姐姐:“阿黄是谁?”
我:“阿黄是舅舅家养的狗。”
姐姐:“你是浑蛋。”
我:“你是母浑蛋。”
就如此吵了很久,直接导致上学迟到。
又过了几年,我们去大城市的舅舅家玩。
姐姐又骑车带我。有人喊,下车。哇,是交 警耶。
我:“警察叔叔你抓她,是她骑车带我的,我是小孩子你不能抓。”
姐姐:“警察哥哥你抓他,是他要坐我车的,我是中学生你不能抓。”
警察一身冷汗。
我:“警察叔叔你抓她,我不认识她。”
姐姐:“警察哥哥你抓他,他是我在路边拣的。”
我:“拣个鬼,你要不要脸。”
姐姐:“要个魂,马上要罚款了,还要什么脸。”
警察:“你们走吧……以后不要骑车带人了。”


姐姐终于要去外地上大学了,把那辆自行车留给了我。我很开心。
一晚上没睡着。
我们全家送姐姐。
姐姐上了火车。
我突然眼泪哗啦啦流,一边流还一边追火车。
姐姐我把车子还给你,你不要走啦。 姐姐隔着车玻璃喊。 
我听不见,但是可以从她的口型认出来: 不要哭。
我拼命追,用手背抹眼泪,拼命喊:“狗才哭,我没有哭!”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最害怕听到火车的汽笛。听到汽笛,就代表要分离。
送走姐姐之后,我骑车去上学,被很多很多同学笑话。
因为那是一辆女式自行车。
大家说我是人妖,说我娘娘腔。我依旧骑,因为感觉姐姐就在自己身边。
到了现在,我走到储藏间,看到这辆自行车,还是会不停掉眼泪,小声说,掉你大爷,掉你大爷。
7,
1988年,舅舅送给我一个从未见识过的东西,邮票年册。
我很愤怒:“姐姐,舅舅太小气了,送一堆纸片给我。”
姐姐:“那你十块钱卖给我。”
我:“太狡诈了!你当我白痴哪,这堆纸片后面写着定价,一百九十八。”
姐姐:“纸片越来越不值钱,你现在不卖,明年就只值一块。”
我:“为什么?”
姐姐:“你没看到这里写着:保值年册,收藏极品。什么叫保值?就是越来越不值钱。卖不卖?”

我:“……二十块。”
姐姐:“成交 。”
于是每年的邮票年册,我都以二十块的价格卖给姐姐。
一直卖到1992年,四本一共八十块。由于压岁钱都要上缴,所以这八十块成了我无比珍贵的私房钱。而且从这一年起,舅舅不再送了,小气鬼。
当年姐姐去外地上大学。
第二天她就要离去。我在床 上滚了一夜 ,十六张五块钱,你一张,我一张,数了一夜 。
一直在想:她去外地,会不会被人欺负?哎呀,以前她被人欺负,都是给我两毛钱,让我骂人家的。
那她去了那么远的地方,一定要带钱。
嗯,给她十块。可以请人骂……骂五十次。
万一被人打怎么办?她上次被婶婶打,她说给五毛钱,我都不愿意帮她打,外面人肯定价格更高!
打手请一次算一块好了,给她二十。
我心疼地看着钱被分成了两沓,而且她那沓慢慢比我这沓还高。
算着算着我睡着了。
最后我塞在姐姐包皮里的,是八十块。
送走姐姐那个瘟神,我人财两空,回到家里,忽然非常沮丧,就躲进被子睡觉。
在被子里,我发现了四本年册。

每本年册里,都夹着二十块。
我躲在被子里,一边哭,一边骂,姐姐和舅舅一样小气,一本只夹二十块,人都走了,起码夹五十块对不对?
到了今天,这些夹着二十块的年册,整四本,还放在我的书架上。
一天我擦擦灰尘,突然翻到1988年的那本,封背有套金的小字,写着定价一百九十八。
“那你十块钱卖给我。”
“太狡诈了!你当我白痴哪,这堆纸片后面写着定价,一百九十八。”
“纸片越来越不值钱,你现在不卖,明年就只值一块。”
“为什么?”
“你没看到这里写着:保值年册,收藏极品。什么叫保值?就是越来越不值钱。卖不卖?”
眼泪滴滴答答,把一百九十八,变得那么模糊。
8,
姐姐:“坏人才抽烟。”
我:“那舅舅是坏人。”
姐姐:“做到教授再抽烟,就是好人。”
我:“你有没有逻辑。你会算log函数,你懂风雅颂,你昨天把黑格尔说成格外黑,你是逻辑大王。”
吵了好几天,姐姐回大学了。
我在抽屉里找到报纸包皮好的一条香烟,里面是一条中华。 姐姐写着纸条:如果一定要抽,那也抽好一点儿的,至少对身体伤害少一点儿。 
我至今还记得,那是一张《扬子晚报》,
1997年5月22日。
后来我遇到了一个姑娘叫姜微。
姜微:“你喜欢抽什么烟?”
我:“我喜欢抽好一点儿的。”
姜微:“为什么?”
我:“对身体伤害少一点儿。”
寒假结束之后,她带了一包皮烟给我。一包皮中华。里面只有十一根烟。四根中华,四根玉溪,三根苏烟。
总比没有好。
我:“你哪里来的烟?”
姜微:“过年家里给亲戚发烟,我偷偷一根根收集起来的。”
我:“寒假二十天,你只收集到十一根?”
姜微:“还有七根,被我爸爸发现没收了。”
后来姜微消失了。《扬子晚报》在我的书架上。那张《扬子晚报》里,我夹着一个中华香烟的烟壳。
只有这两个女人,以为抽好一点儿的烟,会对身体的伤害少一点儿。
突然听到winamp(一种音乐播放器)里在放《电台情歌》。
一个美丽的女子要伸手熄灭天上的月亮,一个哭泣的女子牵挂不曾搭起的桥梁,自此一枕黄粱,一时荒凉,疼辄不能自已,掌纹折断。
这里是无所不痛的旋律。
姐姐再也不会痛,姜微不知道在哪里。希望她比我快希望她比我快乐。并且永远快乐。

9,
姐姐教我打字花了半年的时间。打字课程,1998年8月27日开始教授,9月1日她回大学,自动转为函授。
我:“A后面不是B吗,为什么排的是S?B后面不是C吗,为什么排的是N?”
姐姐:“Christopher(打字机之父)发明的,跟我没有关系。”
我:“字母这么乱伦,姨妈和叔叔凑在一起,它们家谱和希腊神话一个教养。”
姐姐:“你他妈的学不学?”
我:“字母太乱伦了,玷污我的视线!”
姐姐:“让你掌握键盘的顺序,和乱伦有什么关系?”
我:“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要是我摸你胸你一定用刀杀了我。”

“啪啪”。我左脸和右脸全部肿了。
姐姐:“学会打字对你有好处的,可以泡妞。”
我:“泡什么妞,我不如把钱省下来买三级片 。”
姐姐:“你看你看,这叫作QQ,可以让远方的MM脱胸罩。”
我:“是黛安芬的吗?”
姐姐:“你学会了不就可以自己问了吗?”
于是姐姐帮我申请了一个QQ号,然后两个人搜索各地的MM。在姐姐指导下,我加了一个北京MM,ID是无花果。我有了点儿兴趣。
发了句话:Girl, fuck fuck,哈哈。
一点儿反应也没有。
我又发了句话:Dog sun, please,fuck!
一点儿反应也没有。
我发火了,一下发了三句话:MBD, MBD, MBD。
姐姐发火了,说:人家头像是灰色的,说明不在线。
不在线,还Q什么,Q他妈蛋。
我立刻失去兴趣。
姐姐诱惑我,如果学会打字,就可以用流畅的语言勾引她。这被我断然拒绝,正直的青年,一定和我一样会拒绝的。
这些乱伦的字母,不是好东西。
1998年9月1日,姐姐回大学,把电脑带回去了。我唯

一遗憾的是,《仙剑奇侠传》没有通关,月如刚刚死在镇妖塔。
但姐姐不会这么小气吧?我就开始翻姐姐的房间。
我在她房间翻到的东西有:席绢的《交 错时空的爱恋》,沈亚、于晴全集……这是什么玩意儿?星座是什么玩意儿?把所有东西摔出来,箱子底下是一张纸制键盘。
键盘上有一张字条:我知道你会翻到这里,麻烦你学习 一下字母的顺序。
我大惊失色,全世界的姐姐都这么狡猾吗?
结果我就在纸质的键盘和电话里督促的声音中,过了一个学期。
我:“A后面为什么是S,而不是B?”
姐姐:“A后面是S,B后面是N。”
我:“复杂得要死。”
整整半年,我依旧不能理解字母为何如此乱伦。乱伦的东西,如我般正直,都不会学习 的。
1999年2月7日深夜11点47分。
我依然等在火车站。
因为姐姐说她那一分钟回到家。
结果等到1999年2月8日4点30分。
姐姐和一辆轿车拼命,瞬间损失了所有HP(生命值)。

1999年2月8日17点48分,我赶到了北京。
房间一片雪白。
使者的翅膀雪白。天堂的空间雪白。病房的床 单雪白。姐姐的脸色雪白。
她全身插满管子。
脸上盖着透明的呼吸器。
我快活地奔过去:“哈哈,不能动了吧?”
她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紧闭双眼,为什么我看到她仿佛在微笑?
要么我眼花了,要么她又偷了我写给隔壁班花的情书。
旁边一个穿白大褂的人说:“她不能说话,希望有力气写字给你。”
可是,姐姐抓不住笔。
这货,从来就没有过力气。
坐她自行车她没有力气上坡,和她打架她没有力气还手,争电视节目她没有力气抢遥控器。
她不写字,我就不会知道她要说什么。我想,她应该有力气写字的呀!
她帮我在考卷上冒充妈妈签字。她帮我在《过好寒假》上写作文。
她帮我在作业本子上写上名字。
我呆呆地看着她,怎么突然就没有力气了呢?
我去抓住她的手。

她用手指在我掌心戳了几下。
1,2,3,4,5,6。
一共六下。
她戳我六下干什么?
六六大顺?她祝我早日发财?
六月飞雪?她有着千古奇冤?
六神无主?她又被男人甩了?
六道轮回?她想看圣斗士冥王篇?
我拼命猜测的时候,突然冲进来一群人,把她推走了。
我独自待在这病房里,看着一切雪白,努力戳着自己的手掌。
1,2,3,4,5,6。
一共六下。
上面戳一下,右边戳一下,上面再戳一下,下面戳一下,上面再戳一下,又戳一下。
我拼命回忆着有关键盘的记忆。
一张纸质的键盘,看了半年,也开始浮现在脑子里。
A后面是S,B后面是N,C后面是V……我一下一下地在这张键盘里敲击过去。
1,2,3,4,5,6。
键盘慢慢清晰起来。
我终于明白了这六下分别戳在什么地方。
I LOVE U。
眼泪夺眶而出,一滴滴滚下来,滴下来,扑下来。
1999年2月8日19点10分,我终于掌握了键盘的用法,学会了打字。
并且刻骨铭心,永不忘记。
I LOVE U。
我缩在走廊里面。
在很久之后,我才有勇气把姐姐留下的电脑装起来。
装起来之后,又过了很久,我才打开了那个QQ号码。
只有一个联系用户。
无花果。
虽然是灰色,据说是灰色,是因为不在线。
可这个头像是跳动的。
我双击它。
无花果说:
笨蛋,我是你老姐。
我哭得像一个孩子,可是无论多少泪水,永远不能把无花果变成彩色。
无花果永不在线。
如果还有明天,小孩子待在昨天,明天没有姐姐,姐姐在昨天用着Windows98。
到了今天,MSN退役,弄潮儿对着摄像头 跳脱衣 舞,我书房电脑的显示屏上,依旧挂着五位数的QQ,永远只有一个联系用户,并且头像灰色,永不在线,
        四季总是有一次凋零。结果无数次凋零。
        相爱总是有一次分离。结果无数次分离。
/ 温暖:那些细碎而美好的存在 /
ID叫作无花果。
生育总是有一次阵痛。结果无数次阵痛。
相爱总是有一次分离。结果无数次分离。
四季总是有一次凋零。结果无数次凋零。
自转总是有一次日落。结果无数次日落。
然而无花果永远是灰色。
伤心欲笑,痛出望外,泪无葬身之地,哀莫过大于心不死。
后记
        这本书就到这里 其实这本书不需要目录,你随随便便翻一出个章节就可以看 里面有着各式各样的人五花八门的遭遇 林林总总的处境这本书其实概括了一个人的人生 从初恋到成长 从成长到结婚,从结婚到生离死别。
 
        之所以我把姐姐这篇文章放到最后,是因为我觉得当你目睹你的亲人,你的朋友在你眼前离你而去,体重突然少去了那21克的一瞬间,你会明白你之前遭遇的形形色色的事情,貌似淡了许多。看事物的角度也非常的特立独行。有些你之前认为不存在的,坚信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却发生在你的身上。而那些你向往的事物,盼望的事情,却落了场空。或许因为成长,你体会到了孤独的存在。
 
        你也可能迷茫过,晚上彻夜失眠,只能用安眠药来让自己强行入睡,身心疲惫的自己回首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或许还会想到小时候的自己,羡慕那种纯洁的友谊,没有利益的存在,更没有勾心斗角可言。长大后却发现,带有光芒的,让你感受到了世界的明亮,其实跟黑暗中看不见东西的道理一样,照耀同样使你看不清四周,从此体会到了孤独。但也有一种孤独,是相隔万里,通过文字给予彼此温暖,若你想说,终会有人愿意听,愿意看,而这一次,我要穿越人海,用心问候你。
徐未 书
二零一八年五月六号凌晨
《后来》---刘若英
更多功能
免费制作
全屏/退出全屏
打开/关闭声音
使用帮助
页面放大/还原
  • 简体中文
  • 繁体中文
  • English

扫一扫,手机阅读

目录栏
第一页
上一页
当前页码/总页数
下一页
最后一页
自动翻页
/

×

提示信息:

用户名或密码错误

分享书刊

分享《后来》给您的朋友阅读!

二维码
分享链接 复制链接
分享到

留言×

请填写留言内容

留言提交成功,管理员审核通过后显示您的留言。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