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封面1
简介3
序言5
夜读6
故乡7
写给往年的信8
冰棱9
情人10
除夕11
祭昭君12
错觉14
等风来16
麦垛17
悼鲁迅18
情人节20
那些走失的21
菊花22
梅朵23
错过雨的伞24
无法言说26
27
月儿弯弯28
秋雨30
茧——悼凯歌32
微型诗34
何必相逢35
迎春36
花事,无法言明37
芳草之上38
倒春寒39
旺庄40
喜鹊41
五月,我不能说出的流水42
冬天的风43
母亲。今天我不说爱44
倒叙45
税企共同体46
咏信息化办税47
阳光不曾落地48
悼蔡宁老师49
50
中秋51
在这个秋天52
那个用盆喝粥的女人53
酒生54
车票55
乡愁56
不能说的秘密57
寒露58
边缘59
大风歌60
渡口61
秋意初逢62
悬崖63
那些夏天挡不住的64
65
喊年66
柔荑67
冬天的树68
又见十二月69
立冬70
与冬71
落荷——悼猴头L老师72
深浅73
夜至深处74
回家75
纪念册76
我是个乡巴佬77
在这么一个冬夜78
假面79
与夜说80
老街81
今夜无月82
连接83
价值84
在你怀里静静开着86
黄昏微凉——悼杨绛88
假如日子磨掉了诗性90
诗歌与谎言92
封底94
搜索
找到页数:
主页
书架
留言
语言

昔年

纳兰天奇
作者简介:
纳兰天奇,原名王伟,山东临沂人,现居山东聊城。诗歌爱好者,作品散见于《明月楼诗词精选》《望月诗刊》《黄河文艺》《暗月文学》等。凤凰诗社入驻诗人、《黄河文艺》特邀作者、《暗月文学》编辑,曾获子云杯诗歌大赛优秀诗人奖等
【纳兰天奇文集】 秋澄集

《昔年》 纳兰天奇 著














主 编:纳兰天奇
出 版:秋澄社
出版日期:2018 年 9 月8 日
序 言


       写作纯属自我娱乐,也向来没人给出什么文集,自己闲来无事,决定将写过的东西加以整理,就如之前自己整理的《熊孩子日志》一样,只作为自己的一个纪念。
       上述乱语,权当作序。

                   ——2018 年9 月8 日 于梨乡冠县
夜读


书还未翻到一半
儿子就翻了个身
我给掖了掖被角
他没有醒
任我的书页翻得哗啦啦响

我不知
他是否是个夜读的人
可我坚信
我的书页会更早到达扉页

那时
任他的书页哗啦啦响
我也不会醒

故乡


村东到村西
隔着一条炊烟的距离
几声呼唤    总是轻易
惊散枝头的鸟群

从此炊烟不断长高
遥望    或是成为村子头顶的云

鸟群会再次飞来
然后再次飞散    直到
失去云的踪迹

选登于
《暗月文学》《诗歌前线》
选登于
《暗月文学》《诗歌前线》
写给往年的信


(一)
叶子落光
我便以枝杈    在无尽的原野
写下思念

(二)
一场雪后
所有的话语    充满留白

(三)
春风不要吹来
它会轻易揭开    我隐藏的
花事


冰棱


你会在哪个屋檐下
此刻    南风正赶来

以锋芒
以冰冷    或是
以死亡
肯定下落的姿势

下一句
谁敢说出
沉睡的瓦片
没有结尾的真相
选登于
《暗月文学》
选登于
《暗月文学》
情人


擦净桌子
折一枝三月的桃花    等你
烧一壶茶
斟满你送我的茶杯    等你
画匀黛眉
对镜贴花黄盘发髻    等你
等你    你却
翻了别人的牌子

除夕


烟花漫天的时候
二爷说:好大的雪啊
这年    便有了春味儿


选登于
《望月文学》
选登于
《唯美微型诗社》
祭昭君


(桃花扇)
漠北的风还是那样荒凉吗?
苍苍胡笳吹不尽归思    不甘
你仍在灰烬中寻找
汉宫的花扇    仅存一穗流苏

(琵琶吟)
那束格桑花    还记得你吗?
只有胡杨    只有胡杨
鞍上谁懂弹唱
空旷的牧场    通明冷冷的毡房

(游园梦)
不愿醒来
长安    长安呵
今年的春    还似那年吗?
胡狼    请不要长啸
不要惊醒唇角的浅笑

(烟花冷)
以为只是一场开始    却不知
这也是一个结束
你的呼唤    唤不回那把折扇
就如我    长不成你的格桑花

(夜未央)
煨一壶清酒    酌一杯吧
香冢留个历史
而你    且跟着归雁南飞
长安是,也不是那个长安
你还是那个你

选登于
《山东国税》
错觉


(幕)
一场春正在开演

你卷起轿帘
远远
山寺的桃花纷纷还俗

(误)
木鱼简而空灵
间断    又连续地回荡
山风忽然很冷

桃花拾级而下
焚香的你    急欲逃离

(离)
暮鼓仍未响起
香火越来越盛
似乎急于隐匿的
不只是一座山寺

桃花却终究落了个干净
仿佛你    从未乘轿而来


选登于
《山东国税》《梅园诗社》
等风来

去向哪里
马蹄声这般急促
甚至不曾听见
我于楼上唤你

给一个与你对坐的机会
可好
香茗我已煮展
且放马匹奔向那片青草

你不必多言
我也不去打扰
只有轩窗
只有轩窗

你听
风从南方来
麦垛


麦垛    高高的麦垛
埋有童年的麦垛
我曾在那里嬉戏

捉迷藏的小伙伴
你们在哪里
远处的村庄    不再有炊烟升起

那只刺猬又将身体团球
夕阳又将点燃麦垛
猫头鹰又将在枝头唤来黑夜

倚着麦垛    儿时的歌轻轻哼着
蒲公英和着杨絮 悄悄停在
参差的麦秸
选登于
《新荒原文学》
选登于
《中国税务报》《新荒原文学》《湖畔诗刊》
悼鲁迅


(跌落的月光)
走过    静静地惊不起一丝尘埃
定格的眼神    执著望着国人
我看着凋落在时光里的你    轻轻
漾进西瓜地    漾进故乡
那里已没有闰土    和猹

(剑如霜)
忽然想起你    烟雾收进黑夜
呐喊总会隐隐传来    沉睡不要沉睡
没有等来焰火    甚至光明
混沌里    灵魂苏醒
笔墨化剑    剑如霜

(江山北望)

从一场沉睡    到另一场沉睡
狂人在剪影里曾经苏醒    江山渐向安乐而昏迷 
而你    战士    请苏醒
把剑高高举过头顶    狠狠劈出一个黎明
哪怕    只有跌落的月光
选登于
《新荒原文学》
情人节

(情)
冷不丁的一哆嗦
他说
又一个故事拉开帷幕

(人)
来来往往的花与蝶
分不清
谁在台上
谁在台下

(节)
唱到高潮
他们都以为戏如人生
头顶的帷幕却缓缓降下
无人发觉
那些走失的


有三年没见我的诗行
它跟随鸿雁一起
飞向了南方

我曾撑一船星月
赶往江南
一桨却逃离不了蛛网
挣扎被草莽划出道道沟壑

爬回那片山岗
诗行是从这里起飞的
我不断垫高脚下的土石
希望早一点看到归鸿
选登于
《新荒原文学》
选登于
《新荒原文学》
菊花

需要多少力量
才能撕裂一个季节
当所有都在凋零    朽败
浩荡的
便不再是勃勃生机

可你
是钻出来的
带着直面死亡的勇气
怒放    大笑
秋风瑟瑟发抖

我不该用你
去形容一个秋天
漫山遍野的萧凉
已被你
焚烧殆尽
梅朵

  
一寸    两寸    三寸……
观花的人终于越来越矮
你伏在墙头    不知所措

一朵    两朵    三朵……
去往何处
风不曾透露因果

一年    两年    三年……
坟    越来越高
你    成了观花的人

我披一场大雪去看你
佝偻的你呵
却执拗地穿着
当年观花人留下的红装
选登于
《微型文艺》
选登于
《小野花诗刊》
错过雨的伞


听闻你    出现在雨中
我急忙动身
甚至来不及
告别我的拖鞋

越来越大的雨呵
我多么担心你
雨丝刺骨的寒冷

破碎的衣衫追随了风
拖鞋不肯离开那片泥泞
可我抱紧的伞
丢失了打湿雨的你

你要这样离开吗

背影都没有
你要这样离开吗
如果下一场雨也要来临
我不再追去
你也不必回身
伞会留在原地    伴着
它错过的雨
选登于
《小野花诗刊》
无法言说

不必万物返青
仅仅一丝脆响
生命就是磅礴的
你听
有一种轰鸣
源于大地深处
跨远古而来

吐新
抑或争艳
沉睡
抑或雪藏
一丝缝隙也有呼吸

厚重
不必是科尔沁
仅仅一株嫩绿
就是那样坚实
  
雨会停吗?
她还要在我焚香的烟雾中
继续淋漓

请不要撑伞
让她一点一滴 一点一滴
从沾衣到沁透
从肌肤到心底

风如果来助兴
也是好的
她会贴近
我会凝固在那里

可最终
她还要埋葬我
我还要听她哭泣
选登于
《新荒原文学》
选登于
《新荒原文学》
月儿弯弯


月儿弯弯
月儿弯弯
载我走过黑夜
载我走过不眠
谁把鱼钩落在云海
轻轻垂钓童年

月儿弯弯
月儿弯弯
伴我闯荡天涯
伴我闯荡彼岸
谁把光束环成心弦
紧紧锁住思恋

月儿弯弯
月儿弯弯

同我一起望乡
同我一起怀念
谁把夜空镶上眉眼
遥遥寄来挂牵

月儿弯弯
月儿弯弯
选登于
《新荒原文学》
秋雨


失去屋檐
便不再清脆
只有肝脑涂地的闷哼
演绎谁的悲怆
不要辩解
缺失的不只是那些泡沫

失去芭蕉
便不再澄净
陈旧的窗台已忘记倾听
碎花伞只是泛黄的剪影
萧冷
不附带任何挽留

早晚

你会失去秋风呵
失去所有记忆
在无边的陌生里
径自    淋漓
选登于
《小野花诗刊》
——悼凯歌


抛却这束缚也好
让上苍描着你的灵魂
重塑一具完美的躯壳

可我们
终究舍不得
舍不得一个诗化的生命呵
这个秋天
来得太早 太早

我猜想
你的土地一定种满高粱
此时遍野的火焰
助你完成一场涅磐


那时我们会再次相遇
你化作彩蝶翩飞
而我会像你
完成这场破茧
选登于
《明月楼诗社》
微型诗


父亲的背    瘦弯成一抹犁铧
在贫瘠的土地上
一遍遍翻出    韵律

何必相逢


叶子离开枝头
你追着风
失去尽头


选登于
《唯美微型诗社》
选登于
《唯美微型诗社》
迎春


石缝
河堤
村落巷道
能想到的人间
都在摆渡

一缕风
一滴雨
过来了,过来了

而针只有一枚
它把萧瑟的枝桠
挑出灯花
花事,无法言明


我承认开在胸口的
不只是一朵桃花而已
它的根系早已遍布全身各处  像血管
鲜红的血液来回奔涌
眸子因此总会含水
含有仲春的十里风情

三月  我不敢出行
巷子斑驳的木门将我囚禁
胸口隐隐作痛
去年一整巷的花香愈发浓郁

一缕风  或者一场雨后
巷子将会鲜红奔涌
湿答答的木门开始腐朽
而我失去根系与花朵  无所适从


选登于
《复古文学》《新荒原文学》
选登于
《新荒原文学》
芳草之上


纸鸢越飞越高
拔节的枝头似乎    想要望见
更远的远方
倒春寒


南风稍稍北进    北风
便又跨马南侵
氤氲大宋    杏花鲜血淋漓



选登于
《桃花源文学》
选登于
《诗天府》
旺庄


沿幸福渠走
摆满棺材的村子就是旺庄

雕花的棺材南北东西亘着
丝毫没有下葬时的讲究
买棺材的人多半沧桑
他们也是沿着幸福渠来  沿着幸福渠走

旺庄略显沉重
只有解木头和钉棺板的声响和着鸡鸣

鸡鸣一声   村子就醒来
喜鹊


往常 
奶奶的故事里总会有鹊桥 
一端接地,一端抵天 
牛郎担着孩子 
脚步略显匆忙 

我会起个大早 
四处追寻鸟鸣 
星落到星起 
一道银河大汗淋漓 

今年意外的未见喜鹊 
山川四野静默无声 
奶奶便失去了故事
选登于
《诗歌前线》《冠县小城故事》
选登于
《凤凰诗刊》
五月,我不能说出的流水


槐香散尽
我便想起那盏茶
想起小院北墙下未绽放的月季花

此时你的长眠  常常
让我误以为是那年的小憩  闲暇
你闭着眼  手指哒哒路过茶几
比枝头跳跃的羽毛
还要轻盈  盛夏

枝头今年开满了花
月季也是  扭扭哒哒
我便点上一盏茶
闭上眼  等羽毛

冬天的风


使劲儿裹了裹棉袄
他的身影愈发萧瑟
再低一点
苍老的土地 又要
多一个坟头

会等来第一场雪吗

树梢越高
落叶越厚

他佝偻在破旧的草房前
喃喃自语:
这冬天的风……
选登于
《凤凰诗刊》
选登于
《凤凰诗刊》
母亲,今天我不说爱


您的这个儿子  嘴拙
说不出半个“爱”字
眼瞅着您青丝变白发
也只能说一句:注意身体

每每盼月圆  盼假期
盼一张握于手心的车票
您的这个儿子  气躁
尤其是想家的时候

天空时常有云朵儿
我便时常想起炊烟
您的这个儿子哟  怀旧
一点小事就哭鼻子

倒叙


山千重    以致于 
多年以后    我仍能听见 
回声
选登于
《黄河文艺》《微型文艺》
选登于
《桃花源文学》
税企共同体


或许,你我未曾谋面
但因税收
我们命运相连

咏信息化办税


从前慢,业务办理要几天 
而今有网 
万千业务弹指间
选登于
《德州税务》
选登于
《德州税务》
阳光不曾落地


梧桐越长    越高过旧岁
桐花隐隐作痛
风一来    便有大片香摔进心里

悼蔡宁老师


您怎忍 
舍却这万里河山    天下 
又少了一笔重彩
选登于
《桃花源文艺》
选登于
《唯美诗歌学会》



望过来的时候
他感觉心都要碎了
夜    灌满了那泓清泉

中秋


枝头越来越老时
月亮就熟了
请不要戳破表皮
我担心
它的果肉
会勾起浓浓的乡愁
选登于
《唯美微型诗社》
选登于
《中国税务报》《微型文艺》《新荒原文学》《小野花诗刊》
在这个秋天


风    折断了
又一片叶子
我知道
再也寻不回你了

柿子有些火
连带野菊花    静静燃烧
一直蔓延到
回望的尽头

我在草房前
不再打枣
任由这满树的味道
自然坠落
那个用盆喝粥的女人


男人与崽
早把她甘甜的乳汁啜吮个精光

她用灶台矫了矫操劳
旧围裙却干净得仿佛青春一样

男人与崽抹着油光的嘴望过来
透过最后的炊烟
她笑了笑
把那一盆涮锅水咂巴得滋滋作响

一盆
又一盆
选登于
《中国税务报》《微型文艺》
选登于
《中国微型文艺》
酒生


仍是
戒不了那二两烦愁
夕阳
将你头顶的枯草
焚个烂醉

你就此睡去

从此    我也时常喝上二两
这一整年的花儿
才越来越姹紫    嫣红
车票


捏着年关一寸寸缩短
再短一点
望归的身影就要弯上一弯

这个极限越来越近
只差一辆列车呵
把漂泊
送回炊烟
选登于
《中国微型文艺》
选登于
《中国微型文艺》
乡愁


总想起一些黄昏
斑影    炊烟    以及
一个巴掌后的吻痕

无趣的斜阳总会
熊熊燃烧那个麦垛
逼迫我
在呼唤里无处藏躲

把一块石子    悄悄
埋在麦垛之后
我坚信    多年的呼唤
定然让石子
美成一抹吻痕
不能说的秘密

.
叶子死的时候
他又抽出了一根骨头
敲碎    研磨成粉

第二百零五根
他说
再有一根
就又是一个轮回
选登于
《微型文艺》
选登于
《中国微型文艺》
寒露


红透    又凋落
我们奔跑的山坡
酸枣死了

山花不肯相信
大片大片匍匐 找寻
遗落的灵魂 最终
大哭收场

泪珠在一个清晨惊醒
冰冷 却想陈述些什么
关于叶落
关于草枯
抑或
关于沉眠
边缘

.
只是一根稻草的距离
却成为难以愈合的
两个天地
选登于
《小野花诗刊》
选登于
《小野花诗刊》
大风歌


我要听你
从哪个方向来
从哪片琉璃瓦下
抢走一根羽毛
飞翔的梦

你不肯告诉任何人
掠夺
源于一种惊惧
只是这漫天的呼啸
那样无力
那样孤寂
渡口


所有船只都是过客
我却不能否认
正是他们,划满了你我的人生
选登于
《小野花诗刊》
选登于
《微型文艺》
秋意初逢

还是羞赧
不能痛痛快快
来一场高歌

当很多东西都瓜熟蒂落
我还在等待
你用什么
说服我放弃炎热

听闻放慢脚步
才会听见凋谢
那时
风会沁过来
虫鸣异常精彩
悬崖


勒马    还是一跃
流岚不断怂恿
他们在观望
等待悲伤    或者幸灾乐祸

无望    与恐惧
谁在暗处瑟瑟发抖
脚步踌躇不决

蒙上眼    快马一鞭
就这样结束挣扎吧
跳下
从此两个天地
选登于
《新荒原文学》
选登于
《中国微型文艺》
那些夏天挡不住的


即便真的不肯
阳光还是会
坚定地剥壳
从厚重的棉袄中
贴身的秋裤里
层层扒出白嫩的肌肤

曝一曝也好
那些与出生无关的
都一起干掉
皲裂会保有一丝沧桑

何须故意躲藏
你听
蝉鸣是多么滚烫


剥落层层尘埃
掸掉冰雪
就换张脸
重新绽满枝头

我铭记那堆枯骨
冷冷刺破喉咙
所以风雨无关
阳光自会大把大把抒情

煮沸青嫩
枯黄不会着急遁走
就如同曾经梦里
那株飘飞的婆婆丁
选登于
《小野花诗刊》
选登于
《湖畔诗刊》《小野花诗刊》
喊年


裁一方红纸
等墨研好
就书一对桃符

我不等鞭炮烟香
取一壶老酒
邀关二爷在自家门前
脸红上一年
柔荑


总认为冰封
是一场死亡
荒原
翘等第一抹萌动

风依然冷冽
石隙却在扩张
原来春早
早过一场雪的降临
选登于
《天津诗网刊》
选登于
《湖畔诗刊》《小野花诗刊》
冬天的树


那些骨骼
直直刺向天空
即便佝偻    瘦削
也不肯收起锋芒

那些皮肉
已随浩荡的秋风远走
唯有岁月被刻蚀
无法抹去

我不期待柳绿花红
这斑驳陆离的
才是脊梁    筋骨
又见十二月


不要讲话
让炉火继续沉睡
做着猫咪蜷缩的梦

窗花
你慢慢发芽
炊烟升起之前
我会带着河冰来看你

不要讲话
静静排在门口
腊肉飘出年味
选登于
《新荒原文学》
选登于
《新荒原文学》《中国微型文艺》
立冬


注定我是臃肿的
不能以最美的样子
见你

原野上所有林立
都是我
为你站高的枝头

我缩进阑珊处
随黄叶飘零
寒风的屏,也在迟暮

注定我是臃肿的
不能以冰冻的姿态
拥抱你
与冬

听说树梢刷净天空时
月亮就会还我一个枝头
为此
我甘愿寒风
揭走我的黄叶

蝴蝶没有一句告别
留我自己
在寒霜里皲裂
眼睛遥望成苍浊

以为命运开了个玩笑
我摩梭着脸上沟壑
走向不能回首的山谷
却听见雪飘下来
梅香在枝头轻歌
选登于
《新荒原文学》
选登于
《新荒原文学》《轩辕文学》
落荷
——悼猴头 L 老师


你没有告诉风
我却嗅到了你的气息

还要做那柄秋荷吗?
秋深了
你比黄叶落得更早

我不愿相信
寒露带来凋零
可你终究
牵不到
明年的桃花了

你没有告诉风
风却带来了你的气息
深浅

不过是声色犬马
你却说 是一场救赎

手滑过的肌肤
已不是最初的白脂
那内里呵
满是虫螨噬酥的枯骨

我想挖深淡淡的梅香
冰花却寸寸拔节
窒息
无处躲避

你仍雪月风花 乐不思蜀
我踏上雪橇
一溜烟
滑往下一个复苏
选登于
《新荒原文学》《小野花诗刊》
选登于
《新荒原文学》《湖畔诗刊》
夜至深处


惧怕黑暗
惧怕所有色彩墨蚀
我强烈渴盼光明
等它还我色彩斑斓的样子

而现在
我惧怕光明
惧怕一张张画皮
阳光下的姹紫嫣红
远不如黑暗更纯净

日过三竿
夜至深处
回家


穿过苞米粒
穿过石子与水滴
穿过黄狗沉睡的梦
穿过炊烟几千里
穿过鞭炮焰火
腊肉 太极鱼

年关呵
却穿不过
母亲擀薄的饺子皮
选登于
《新荒原文学》
选登于
《凤凰诗刊》
纪念册

(一)
纯净的黑
锁住蓝天白云
等喉结遇上胡须时    翻阅

(二)
风    扒掉了霓裳
赤裸于街角    眺望
树梢    可还有我的风筝

(三)
蓝天    白云    还有我的风筝
叶子将告别最后一个枝头
此刻无风    但风要来了
我是个乡巴佬


赶着毛驴进城    听见
有人在城头大喊
走猫步    走猫步
可笑    真是可笑
自己还不会站
就要教导别人奔跑
不由冒出一句    放屁
这下点了炸药包
说我粗俗不懂情调
说我是个大土包
我只能呵呵一笑
作为回应    因为
我确实是个乡巴佬
我的毛驴正在身后
呃啊呃啊的叫
选登于
《小野花诗刊》《湖畔诗刊》
选登于
《中国微型文艺》
在这么一个冬夜

 
你与温暖 都很远
风 很近
 
吞下最后一抹夜
 
我却不愿就此死去
那些破败
注定要
注定要在这寒夜
酝酿出黎明
假面

 
这个黄昏毫无意义
我看不到落日的忏悔
尽管晚霞如此香艳
 
我在等夜幕一个交待
所有光线 云霞
会不会收掉全部色彩
面对黑暗 瑟瑟 湮灭
而后赤裸
玄牝重新构图 上色
 
多漫长啊
梦也劝我坚持醒着
好看清那张画皮呵
好看清太阳如何重新变得诚实
选登于
《凤凰诗刊》
选登于
《凤凰诗刊》
与夜说
 
点燃一根烟
就是另一个世界吗
我始终不懂
 
你说 何必归途
扭过头 吐气
烟圈就像那灯红酒绿
 
面具 真容
厚厚的衣衫第一次
如此可怜
 
我蹲在街角苦苦沉思
今夜
你又将在谁的胯下
死去
老街
  
静了下来
与乘凉的老人一起
蹒蹒走向迟暮

年轻人都走了
像秋日的鸿雁
南飞去
南飞去

老妪在旧门楼下细听
远处车水马龙
如门前老槐上蝉鸣声声

一句呢喃
随木门吱嘎嘎回响
何时归来
何时归来
选登于
《凤凰诗刊》
选登于
《凤凰诗刊》
今夜无月

阑珊
没有风吹过来
也没有烛火
尘埃呼啸
安静时耳朵最响

你睡去
就是一缕烟尘
你醒着
就是一泓墨意

然后飞散
或者消融
亘古只剩虚无
无月 无夜 无你
当水雾拉起帷帘
连接

需要一个点
去连接

愿与不愿
都言不由衷
所以疲累
把说服自己的谎言
放出灵魂

留出余地
失忆
或者砍头

需要一个点
去连接
腾空的灵魂
沉睡的躯壳
选登于
《凤凰诗刊》
选登于
《凤凰诗刊》
价值

 
(旗杆) 
旗杆老了
驼成村里那棵歪脖子树
爬上杆头    对孩子们说
不老
 
(白杨) 
叶生
叶落
白杨越来越高
你越来越矮
 
一矮到了边关
 

(自行车) 
磨坏了多少石子
才把十万大山磨出
鸿雁飞遍十里八乡
而你
默默蜷在墙脚
捶打自己的老寒腿
 
(价值) 
向孔方兄生长的
把根深深扎进贫瘠的土地的
 
不一样
不一样
选登于
《凤凰诗刊》
在你怀里静静开着
 

(一)  
你喜欢一壶茶分三盏
一盏洒地敬天
一盏润湿经年
一盏赠与迎春花
人面
 
(二)  
渐渐凉
酸涩油然
 
迎春花径自香
隐入茶盏
 

(三)  
今年。迎春花格外旺盛
扎在坟头 扎向天空
 
我捎一壶茶来看你
不经意
就分成了三盏
选登于
《凤凰诗刊》
黄昏微凉
——悼杨绛


莫问
我也不想答
就静静地
静静地听空气流淌
可好

阳光不盛
悉悉索索
带走石榴树下
轻轻又浓浓的茶香

花开得多好
袅袅婷婷
却唤不回春絮飘飘

或许
呼唤再也不会回应
当时光
缩成满目皱纹的
一个小老太太
选登于
《凤凰诗刊》
假如日子磨掉了诗性


假如日子磨掉了诗性
我会抱出圣经
在莽野大声诵念
花开又凋落
火车轰鸣

抢下树上白绫
用斧头砍出一双眼睛
满是黑暗的眼睛
没有光明

收回地上的玫瑰
归还高空
楼宇缩回草棚
高度是两个世界

假如日子没有了诗性
请让海水涌来
淹没岩石与尘埃
不再
不在
选登于
《凤凰诗刊》
诗歌与谎言

 
荷花落了
我的诗人
你为什么不再吟咏
死生契阔只是个谎吗
我在塘边蹉跎
白首活成传说
 
双鱼死了
我的诗人
你为什么不再泼墨
红绳只是个终结吗
屋后的竹林
秋风瑟瑟
 
白云走了

我的诗人
你为什么不再高歌
沾湿的不只是衣衫吗
请告诉我
还有些什么
 
那些已经实现的诗歌
我的诗人
请你写个梦给我
不舍 还是解脱
选登于
《凤凰诗刊》
更多功能
免费制作
全屏/退出全屏
打开/关闭声音
使用帮助
页面放大/还原
  • 简体中文
  • 繁体中文
  • English

扫一扫,手机阅读

目录栏
第一页
上一页
当前页码/总页数
下一页
最后一页
自动翻页
/

×

提示信息:

用户名或密码错误

分享书刊

分享《昔年》给您的朋友阅读!

二维码
分享链接 复制链接
分享到

留言×

请填写留言内容

留言提交成功,管理员审核通过后显示您的留言。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