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搜索
找到页数:
主页
书架
留言
语言
色彩大师曾涤尘
样板
                         凤凰涅槃-----四
 
 
                         凤凰涅槃
     快乐童年
            如今一去不复返
                  年轻朋友
                       都已离开家园
                             离开城市
                                    到那天上的乐园
      我听见他们轻声
           将我来呼唤
                  我来了 我来了
                           我已年老背又弯
                                   我听见他们轻声
                 将我来呼唤
                       • • • • • •
 
        
                     
        凭着上次在巴黎卖画的收入,高更在塔希提岛过了一段神仙般的好日子,又画了许多美妙的画作。但是这回事与愿违,没卖出去一张画,还招来一片指责声。
        “这是些什么画呀?颜色平涂,那样单调、俗气!简直就是在刷墙壁!”雷诺阿看后,愤愤的指责说。
        “这不是我们印象派的画法。简直就是旁门左道,乱七八糟!”莫奈也批评说。
        “画得一点都不真实。没有表现光色的感觉... ... ”毕莎罗叫到。
        总之,一切都与传统的印象派相去甚远。无人接受。
        连印象派画家们都不能接受高更的“创新”,那街上的凡夫俗子们怎样接受呢?观众用惊讶的目光,看到满墙都是强烈鲜明的颜色,黄的、蓝的、红的、绿的,似乎毫不考虑地放在了一起... ...
        看那怪异的题材、与众不同的自然景色、陌生的人种,搞得人人心中都打起了问号。
        巴黎的画展没有分文进账,口袋里只剩下四枚铜钱,高更只得离开塔希提返回法国。
        “先生,您好走啊。”他的娣亚娜带着肚子里的孩子为他送行。
        这一走也不知何年何月可以再回到这里!不过他知道,土人是没有独守空闺的贞洁的,孩子也会在另一个家庭里养大。他走得很洒脱,毫无牵挂。
        高更来到巴黎,没有了钱,亲戚朋友都离他远去,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
        有了钱,自然底气十足。大家对高更“画坛怪杰”、“疯子画家”的称呼实在说来,并非虚名。他走在巴黎街上时,穿着奇异怪诞。上身是俄式蓝色衬衫,上绣黄色、绿色大图案,一件蓝色镶珍珠纽扣的夹克,脚蹬一双五颜六色的木屐,戴双白手套,拿条刻有男女恋爱图案的自由棍,威风凛凛。他的身旁还有个妖艳的女人,女人肩上停着一只长尾鹦鹉,手上还牵着一只调皮的猴子。这女子叫安娜,是高更在街上发现的,惊其美艳,而请她到家中当模特儿。她自称有爪哇人的血统,举手投足之间,风情万种、与众不同。
        好是好,不过美女也是祸水。她为高更的后半生种下了不少的祸根。害得他不但打折了一条腿,而且赔了夫人又折兵,搞得要自杀的地步。到底怎么回事,且听下回分解。 不过吉人自有天相。当高更借贷无门时,出乎意料的得到了一笔遗产。这是他叔叔死后留给他的一笔遗产:一万法郎。就这样,一夜暴富,他从地狱直升到天堂。
        “哈哈,东山再起!我又可以在巴黎办画展了!”他高兴得跳了起来!
        “这次展览共展出三十八幅作品,幅幅精彩!”评画家莫里斯写道:“看了这些画作。使我感到了宗教性的欢愉,是天赐的快乐!每一幅画都充满了原始的创意!”... ...

更多功能
免费制作
全屏/退出全屏
打开/关闭声音
使用帮助
页面放大/还原
  • 简体中文
  • 繁体中文
  • English

扫一扫,手机阅读

目录栏
第一页
上一页
当前页码/总页数
下一页
最后一页
自动翻页
/

×

提示信息:

用户名或密码错误

分享书刊

分享《曾老师画集》给您的朋友阅读!

二维码
分享链接 复制链接
分享到

留言×

请填写留言内容

留言提交成功,管理员审核通过后显示您的留言。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