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区投资合作和商务局局长孙利民莅临学院调研指导工作
3月7日上午,西安市长安区投资合作和商务局局长孙利民莅临我院调研指导工作,在执行董事赵天骄、党委书记杨健君、副院长凤让怀等陪同下参观了学院校园及实验室。
学院在2018年全国大学生数学建模竞赛陕西赛区比赛中喜获一等奖1项、二等奖5项
学院在2018年度陕西省高校共青团工作考核中荣获多个奖项
团委荣获“2018年陕西高校共青团工作优秀单位称号”。
党委副书记沙治邦荣获“2018年陕西高校支持共青团工作好书记(校长)称号”。
学院举办研究生
入学考试专题讲座
3月20日晚,学院举办研究生入学考试专题讲座,邀请西安邮电大学研究生院副院长王沛,中国教育在线考研专栏特邀顾问、考研高级咨询师熊世才两位专家分别作了主题为“2019研究生入学考试复试
学院召开思想政治
理论课教师座谈会
3月22日,学院召开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座谈会,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学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会议围绕“学院如何办好思政课、老师如何讲好思政课、学生如何学好思政课”的“三个好”进行了交流。
  • 3月5日,学院组织师生代表收看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开幕会。
  • 3月8日,陕西省教育厅专家组一行莅临我院开展2018年度民办高校、独立学院年度检查实地考察工作。
  • 3月14日,甘泉县教科体局副局长高锦国一行来院就脱贫攻坚工作与相关人员座谈。
  • 3月18日,学院举办2019年春季食品安全培训会。
  • 3月20日,艺术与设计学院与陕西充电宝座工程有限公司举行产学研合作签约揭牌仪式。
  • 3月28日,学院举行2019年二级单位目标考核责任书签约仪式,语言文化传播学院、后勤安保部、招生就业办公室作为首批试点单位,与学院签订了了目标考核责任书。
调剂及最新政策解读”“最新考研形势分析”的讲座。
校园新闻
校园新闻
01
02
明德艺苑
明德艺苑
03
04
学风建设,创设为本
学风建设是校园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促进学生成长成才的可靠保证。培育优良学风要以突出问题为导向,基础性工作为抓手,不断促进学生学习与发展,全面提高学生综合素质。作为一名辅导员,对此我有以下几个方面的思考:
一是创设良好的育人氛围。从学生角度出发,通过正面引导,营造学生乐学、勤学、会学的学习氛围;在学生中树立优秀学生典型,大力宣传先进事迹,鼓励同学们形成比追赶超氛围;从班级文化创设和寝室文化创设等方面加强学风建设,打造优良学风氛围,形成各学院特有的学风文化。
二是创设良好的行为习惯。通过情景氛围创设,以习惯养成为依托,以行为训练为重点,全面巩固同学们的知识、道德、习惯;注重发挥集体作用,开展多种活动,创造良好的集体氛围及文明环境;关注同学们兴趣养成,提高学习效率,激发学习热情,进一步加强良好行为习惯养成教育。
三是创设督学和导学模式。在督学方面,加强机制建立,打造自我学习模式,监督并督促学生在活动中自我成长,将学习目标和思想提升有效结合,形成督学引领新风尚;在导学方面,以学生为中心,引导学习方法正确落实,强调“学”的主动性、积极性和创造性,培养学生学习能力。
四是创设学风建设特色活动。针对不同专业不同学生特点,以活动为载体,开展学生喜闻乐好的特色活动。鼓励学生参加学科竞赛,以赛促学,促进学科建设;引导学生加入校园社团,展现自我风采,增加学院活力;支持学生参与社会实践,挖掘自身潜能,实践素质教育,培养多类型、多层次人才。
学风建设永远在路上。把握学风建设规律,从办学实际出发,将创设理念融入其中,建立并完善弘扬优良学风的长效机制,全面提升学生素质培养,持续推动学风建设向深度广度发展。
(作者系语言文化传播学院辅导员)

文/陈丹青
松苑南的桃花
培德楼和育德楼之间的玉兰
明德楼后的鸢尾草
春在
明德
三月
芳菲路旁的酸浆草
编者按:习近平总书记在新年贺词中说道,“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从古到今,每个人都在追求幸福。那么,什么是幸福呢?
有人说幸福是全家团结和睦,有人说幸福是有三两知音,有人说幸福是美好的大学时光,有人说幸福是峰回路转。幸福是指一个人得到满足而产生的喜悦,并希望一直保持现状的心理情绪。只有奋斗的人生才称得上是幸福的人生。
今年,我们学院的一些学生收到了这样的寒假作业:用画笔描绘你们眼中的幸福。很快,收到了很多同学的答案,在他们眼中,幸福五五彩斑斓,有着七十二般变化。
10531603班   钱亮
幸福是什么?幸福有时是一种拥有,有时是一种等待,有时是一种感动。收获是一种幸福,付出也是一种幸福;功成名就是幸福,淡泊宁静也是幸福……其实幸福就在我们身边,在我们点点滴滴的生活中,在我们成长道路上的每一个脚印里。
明德艺苑
明德艺苑
05
06
人,永远处在这种矛盾和焦虑中,于是错过了当下。冬夏各有不同,才会成就四季的精彩,就像人生的每个阶段,各有各的使命:求学阶段,可以“一心只读圣贤书”;结了婚,有了孩子,照顾爱人和孩子就是理所当然;父母老了,得尽孝道。这就像是赶路,一路的劳顿和风景,在于你看到了什么。在你眼里,照顾爱人和亲人是一种负担,只会让你对此刻心生厌倦,让时间快点儿再快点儿;在你眼里,工作完全就是为了卡里面少的可怜的那点儿工资,你就不会有创新和进步;在你眼里,永远只看到别人的幸福,看到自己的不幸,你也就没资格拥有幸福。把能与亲人相伴当作幸福,他们是你此生最重要的人;把工作当作实现自己梦想的舞台,当作兴趣和乐趣;别把自己的不幸放大,在别人眼里,你也是被羡慕的对象。能这样去想,去做,离幸福也就近了。
幸福是什么?十个人会有十种答案。在我看来,此刻就是幸福。此刻是独一无二的,错过了就不再有;此刻是最真实的,过去追不回来,未来谁又能说得清呢;此刻是可以触摸的,可以平心静气地去感受它的味道。
相守此刻,就是相守幸福。
夏天的时候,你会怀念冬天的雪花,哪怕裹得像个布娃娃;冬天的时候,你会怀念夏日的缤纷,哪怕有赶不走的蚊子。于是,夏天怕热,冬天怕冷,只希望时间永远定格在春秋。
小时候,总想着快快长大,就可以不用去上学,可以想去哪儿就去哪儿;长大了,却怀念小时候的无忧无虑,可以什么都不用操心。于是,小孩有小孩的烦恼,大人有大人的不痛快。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海子
相守即幸福
文/张亚平
明德艺苑
明德艺苑
07
08
(来源:党委(学生)工作部)
小的时候我独爱南方,因为课本上的江南水乡有着无限的诗人情怀;苏州园林有着令人向往的田园生活;海对于一个地地道道的西北地区的人来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西北——个以黄土、风沙、荒寂为主题对于一个小孩子来说太孤独,夏天炎热,秋天寒冷,生活条件恶劣,加上贫穷,使我对南方更加向往。转眼十多年过去,当年的那个小孩,为了梦想,也为了自己的大学梦,来到了西安,也叫长安。这个地方冬天没有大西那
文  
陈杨
么寒冷,算是关中地区,大学刚刚开学的那段日子,大家相互熟悉,相互适应对方的生活习惯。东北,西北,关中,西南,沿海,几乎每个地方都有,大家相互介绍自己的家乡,介绍自己的性格。大多同学都来自西安,亦或者来自西安的周边城市。而我的家乡距离西安有着一夜火车的距离,由于生活习性以及性格的差异,我在这里显得格格不入,与他们的距离更远甚那一夜火车,如秦岭淮河,他们在南,而我独独在北。在刚上大学的这一年里,我过的很痛苦,不,应该说那是一颗震颤的心,在世界的边缘,俯瞰那冰冷死寂,深不可测的深渊。独特的大西北味的口音,更显得一切都是那么的突兀。在这一年里,我终究还是学会了一个人生活,享受孤独,周国平先生说过,一个人在生活中如果是孤独的,那么他一定善于观察,善于思考。
转眼三年过去,我走了许许多多的地方,见了形形色色的人,儿时的对南方的憧憬也没有那么浓,在我遇见的这些人中,有把孤独唱熟唱俗的小资文人,有着先天下忧而忧的知识分子,有为了生活苟且的社会底层,有着熙熙攘攘的在校大学生。而每当与他们谈论起故乡的时候,我都会捕捉到那一抹温柔。这丝温柔细若蝉丝,却无限炙热。我常常在想,我的那一抹在哪里?可能是偶然听到乡音后的一丝激动,也可能是得知家乡百年一遇的洪灾时的心痛与同情,又或是知己相遇谈起家乡的樽中之酒,也可能是鸿雁由北向南飞去口中的那句叹息,是一个独处时香烟的最后一尘烟灰。

儿时忆
今天西安的天气质量良,温度7-20度。不知榆林今天是否下雪。

文/王琪敏
记忆似乎有些模糊,只知从前的儿时生活很慢,慢到流水叮咚,依能细细品味,慢到过往车水马龙皆能忆起,慢到落日西斜,静看倒影流转。不知经年岁月,还能拼凑出几许,只知曾经,那样喜欢过一人。长我三岁,我从小无父母相伴,他幼时丧母,同住爷爷家,他让我唤他小哥哥,他唤我丫头。慢慢儿时时光,在黑与白之间,因有他在,而变幻成了七彩。
那时无太多零用钱,不同别家孩子,溜溜球也似是有些奢侈,而爷爷偏偏是个木匠,后院杂草堆里,总摞着一堆木头,闲来无事总同小哥哥一起在木头堆里爬上爬下,木刺喇伤了手,也笑嘻嘻的。一次从木堆滑下,不知怎么的竟一屁股坐到了奶奶的仙人掌上,本欲哭,小哥哥却拉着小小的我去找奶奶拔刺,他在一旁讲着那些听了无数遍的故事,不知怎的,刺拔完了也未觉痛,只知故事从他口里讲出都显得别有滋味。
后来我们相伴了整整三年的儿时时光,春季里院里的草莓与樱桃熟了,小哥哥总捡着最大最红的紧着我先吃,夏季里用桦树叶子编成小船,放到大湖里漂,小哥哥说人会走,船会沉,只要心不变,日夜里念着,应许能见着。我知道,他怕是想自己的妈妈了,梦里时常忆着,偶尔梦见,第二日惊喜异常。
后来到了秋天,别家地里的玉米熟了,路过与小哥哥偷偷掰一两穗,在它处生一堆火
烤着吃,不知味道算哪样水准,只觉香甜异常。后来冬天到了,在雪地里堆几个怪模样的雪人,手呀脸呀,冻得通红,都还在雪地里堆着,然后兴冲冲的蹭到奶奶跟前,得意洋洋的拉着奶奶,看看自己堆的雪人,好似在炫耀着自己的得意之作一般,多骄傲呀,奶奶笑着,脸上似开了花,奖励似的从屋里拿出两个热乎乎的花馍馍,一个是刺猬模样,一个是老鼠模样,小哥哥拿了老鼠,我拿了刺猬,其实小哥哥是喜欢刺猬的,但又怕我吵嚷,索性让给我了。

后来无意间,抓了一只布谷null鸟,模样好看极了,于是我同小哥哥将它脚上系上线,拴在窗棱下,奶奶说养不活的,让我们放了,可偏不听,生生要养,用好米好水喂,结果鸟三天不吃不喝,第三天早起醒来去看时,已经死了。当时哭了好久,最后拿小烟盒当棺材,装进去,在葡萄架下挖了个洞给埋了,还立了个小小的木牌当碑,捡了几朵小花放在上面,日日去探。
最后土堆平了,木牌不见了,鸟也被忘了。再后来,奶奶病重,小哥哥被接回了父亲家,再后来我也离开了。多年后再回来,院子已换了主人,后院的花草也没了,原来葡萄架上面盖了新房,奶奶也再回来,院子已换了主人,后院的花草也没了,原来葡萄架上面盖了新房,奶奶也再没有出现过,小

哥哥的那句话,人会走,船会沉,只要心不变,日夜里念着,应许能见着,我昨晚梦见奶奶了。

(作者系10111501班学生)
明德艺苑
明德艺苑
09
10
(作者系10221701班学生)
杨钧祺,男,我院2015届机电工程系学生,陕西书法家协会会员。
明德艺苑
明德艺苑
11
12
主      编:任  伟
编辑部主任:刘书沛
编      辑:张亚平
投稿邮箱:xiaobao@npumd.edu.cn
电话:029-85603000转8039
长按关注学院官方微信